築夢街頭

築夢街頭

 

【記者 李奕諍、黃立霖/嘉義市報導】

 

片長:7分26秒

 

由嘉義在地年輕人組成的「DreamRunnerz築夢者-DRZ」,在國際賽事中屢次拿下好成績,不僅為嘉爭光,也希望能提高嘉義民眾街舞文化的認知。

 

冠軍舞團  中學播下的種子

 

十二名由嘉義囝仔組成的「築夢者」(Dream Runnerz)團體,去年12月奪得世界知名街舞賽冠軍,為國爭光。

 

築夢者團長Harrien說:「從一開始我們跳舞的時候,其實分散在嘉義的各地,有人在文化中心,有人在中正公園,然後後來我們都互相知道有彼此的存在,因為一個人練習很無聊,所以我們就把大家聚集起來在中正公園,常常約在那邊練習,常常一起出去外縣市比賽。直到我們開始贏了一些地區性比賽之後,我們才發現我們每次都換名字,好像別人會記不住我們,所以我們需要取一個名字來代表我們這一群人,之後我們就一起投票說我們要取叫什麼名字,然後我們列了好幾排,其實我全部大概都忘光了,只有築夢者 Dream Runnerz這個名字,那個時候讓大家(眼睛)為之一亮,所以高票通過,我們最後就叫築夢者。一開始他(接觸是)因為我很喜歡一個女生,那個女生她也會跳舞,那時候沒有概念說街舞有分哪幾種,我只知道街舞就是街舞。我想像中的樣子就是一個人在做一個倒立這樣,然後心裡想說,哇!她會這種東西喔,我還只是一個書呆子,讀書還讀不好,我會小提琴會鋼琴好像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用處。我上網看到了舞蹈教室的教學片,我就自己一個人在公園還是學校,我有點忘了,嘗試一個動作然後摔得很大一聲,可是我覺得還是很帥你知道嗎?我自己把自己錄起來,就馬上很興奮的傳簡訊給他,跟他講說,天阿!我會一個很帥的街舞招式,我回家馬上表演給你看,我教你這樣,然後我們就在我們家補習班,我就『好!現在這裡沒有人 』我就做一個給他看。碰!超大一聲摔倒在地板,結果他還是一直說:『哇!大哥也太帥了吧!』然後我們兩個就開始一起練習了。」

 

築夢者團長Eric說:「其實從小我們一起接觸過很多運動,好比說網球高爾夫球甚至桌球,他只要有接觸的運動,我們兩個都會互相交流。所以他那時候剛接觸到街舞,他就馬上很興奮傳簡訊跟我講說:『我跟你講,你等下在補習班那邊的廁所那邊等我,我馬上做一個我新學的街舞招式給你看。 』我們就這樣子達成我們在街舞上面的共識。」

 

築夢者團長Harrien說:「(認識)他的話那是因為我那時候,以前去考過舞蹈教室儲備(幹部),我有一件舞蹈教室的紀念短袖,那時候我一開始不太乖,大學的第一個禮拜沒有去(上課)。我叫做田晉瑜名字有點像女生,他還在心裡想說:『這個沒有來的同學是不是女生? 』結果出現在他面前的就是我,是一個男生這樣。然後他說你上面寫舞蹈教室紀念什麼東西的,(他就說):『你是舞蹈教室的喔? 』我說:『沒有,我以前有去參加過。 』他說那我也想練舞耶!他就跟我一起去學了一些簡單的動作,可是那時侯其實他是學校的籃球隊,我就跟他一起去籃球場。我在旁邊跑步做一些體能訓練,他打籃球打完以後,他再陪我去練舞這樣。我們就這樣生活大概過了兩年多,他才正式成為一個B-boy(註一)。」

 

築夢者團員Yao說:「其實在小時候都會看到電視上,有許多類似街舞的表演都會有一點憧憬,因為我覺得跳舞的男生會特別帥。」

 

夢想與現實 難以跨越的阻礙

 

嘉義被稱為「街舞沙漠」,因為南北資源有落差,築夢者也遇到了很多困難

 

築夢者團長Harrien說:「其實我們一路上遇到的困難可以說是數不清,從我們剛開始跳舞,到現在甚至困難還一直在發生。因為我們家是補教世家,所以剛接觸跳舞的時候,我們的父母極度反對我們接觸這個東西。因為我們在街邊練,所以他們心裡想說:『整天不回家在街邊打滾,這是好小孩的行為嗎?』或者是有時候,練到6點、7點或8點,天色有點暗了,我媽媽常常打電話過來說:『小孩子在外面混到這麼晚,到底都在幹嘛啊?』大概像這個樣子,所以一開始其實跟家裡有很大的革命。如果要說以嘉義這個地區來講的話,就是我們一開始練習的時候,並沒有老師,所以我們都是看網路上的影片,自己摸索自己學習,問身邊進度比較快的朋友,一起練習。那時候的資源可以說是非常的匱乏,然後我們到最後練習了大概4、5年的時候,我們邀請臺北的老師來嘉義替我們開課。從那個時候開始,我們才真正打開我們的腦袋跟資訊。」

 

扭轉家長觀念  阻力變助力

 

儘管近年來大家已越來越重視學童須有一技之長,在街舞這塊仍不被社會認可,「築夢者」改變父母舊觀念,投入支持他們的興趣。

 

築夢者團長Harrien說:「那個時候我認為我的父母只是覺得我沒有辦法堅持一項才藝,因為我剛開始跳舞的時候,我媽就說:『我看你一個禮拜就放棄了吧! 』我心裡想說:『那我一定要跳個一年給你看。 』跳個一兩年之後,我出去比一個比賽,然後我拿到一個亞軍,這是我人生第一個比較正式的獎牌我就拿回去給我媽看,想說她應該會很開心。結果她就跟我講說:『你都拿了亞軍,應該可以不用再跳了吧?要跳到什麼時候?。 』這樣。那時候心裡面就覺得,天啊!我都做到這個樣子了,怎麼還是沒有辦法得到你們一點認同,所以那時候我很常寫信跟他們溝通,因為我只要當面溝通我們就會大吵架。所以我選擇用寫信的,加起來我不知道有沒有超過50封以上。不久前我第一次2013年,代表臺灣去R16(註二)比賽的時候,我媽媽她還去韓國看。在那之前她是完全反對我們跳舞的,她看到我們的國旗亮在世界大賽的舞台上面。比完賽以後下台,她就跟我講說:『兒子啊!我真的覺得好感動,我以後一定會好好支持你。』然後結果我回國大概一個月吧,她就說:『你怎麼還在跳舞啊?跳夠了沒有啊?』其實她只是被當下的那個樣子給迷惑了。然後直到去年我們贏了2016幾乎所有的B-boy比賽,然後又贏了R16的決賽冠軍,她在我的努力之下,她終於看到她們想看到的成果—破釜沉舟的心。因為即便他們這樣子的反對,我們想要證明給他們看,所以也磨練出我們很堅強的心智。在我們當初其實並沒有一個正常的場地可以練習,每次下雨的時候,我們還要硬著頭皮練,大太陽我們也要硬著頭皮練,所以(我們)很常曬傷等等的。我覺得之所以可以堅持下去,完完全全都是因為一開始不好的環境訓練我們。」

 

街頭文化傳承  提升街舞高度

 

為了正確地傳承文化跟技巧,努力把Breaking(地板霹靂舞)文化推廣到民眾能接受,並且支持此項舞蹈運動的高度。

 

築夢者團長Harrien說:「因為街舞這個文化目前大概只有40年左右的歷史,所以其實它在各方面來說,不算是非常成熟,包括教育。所以很多人一開始接觸街舞的時候,,受到教育其實是不對或者是不客觀的。所以他們會變得非常主觀或者自我意識膨脹到太多,沒有辦法聽進前輩的意見,或者是沒有辦法以別人的錯誤做為借鏡,因為每個人都是,用自己的方法在學習。客觀不是要你變成隨波逐流,是要你看清楚這個東西,事實是什麼?有它的道理在嗎?如果有我真的需要,那就去改進。如果沒有那我聽聽參考就好了。」

 

勇敢築夢 走出自己的路

 

築夢者成團至今,囊括台灣近幾年8成以上街舞錦標賽冠軍,在自己堅持的路上,發光發熱。

 

註一:B-boy是英文中「break boy」的簡稱,指非常熱衷於嘻哈文化的愛好者

註二:R16 是一場世界級街舞比賽,也是韓國政府年度指定的重點文化項目,始於2010年,以「鬥舞」的⽅式配搭Bboy、Popping 及Locking 等各個街舞項目

新聞圖片: